《恋爱中的城市》都市中不是偶遇的无聊与情爱

说实话,抱着想看看小资爱情的心态,才看了这部电影。不同的城市,世界各地,才是噱头。爱情,不过是点缀。看完后,无比的失望。被无聊的,以及各种stereotype雷到。除了巴黎那段有点意思,其他的真的是一点水平没有。中国人在欧洲城市的生活被表现的各种潦倒和悲哀。在上海的情节才显示出了健康和和谐。身在国外的我竟然也觉得那些在国外混的人真可怜。受过伤的人都一副怨妇怨夫的鬼样子,然后被新遇到的人点醒,突然明白人生与爱情的真正含义。

欧洲各个城市的美景确实非常让人向往。北海道的雪,温泉,也非常美。爱情被渴望的美,但是却是千篇一律。内心受伤的男女主角们,被路途中偶遇的人重新激发爱情的火焰。深陷工作与爱情囹圄的新婚燕尔,在北海道度蜜月的时候发觉了爱情的真谛。中西结合的爱情没有好结果。夫妻结了婚的要以离婚收场,也会给混血儿留下一生的阴影。没有结成婚的,因为外国人不想结婚不想安定下来。布拉格小偷真多,意大利黑手党到处都是,法国人随便和陌生人接吻,“不要原因。因为这里是巴黎。”拜托啊大哥大姐,这种stereotype弄得你们不累,我都审美疲劳了。

建议导演编剧去看看《午夜巴塞罗那》。同样一部商业电影,看看人家是怎么在卖弄俊男靓女美景的同时不掉逼格的。

气的我海报都不愿意贴了。就这样儿吧。

看这部电影之前不知道只要噱头不要内涵的电影这么杀人神经。现在知道了,以后保证在看电影前做好trailor研习的工作,不再浪费自己的期待和时间了。

再看《霸王别姬》,看程蝶衣的逆风人生

第一次看《霸王别姬》,还是在自己不谙世事的时候。当时,只是觉得程蝶衣美,美而悲壮,惨烈。也被大时代的变迁而震撼。今天再一次重温经典,却看出很多不一样的感受。原来程蝶衣的倔强,才是逆风之人悲剧的宿命。

戏和人生的交错,就是不清不楚。程蝶衣不是单纯的活在戏里。只是对戏,更加较真。因为现实无法与自己期望的相吻合,只能沉醉在戏里的“从一而终”。他的沉醉,他的不醒,以至于在外面的世界不断变迁的同时,把他生生的隔离了。也许,他并没有在逆风前行。只是在风中屹立不动。但是不随风,也就是逆风的一种。

逆风的生命,是被抽打最多的。不仅受风的吹打。因为随风的不仅仅是空气,更是有一切可以被风吹动的东西。那些东西和风一起,将原地扎根的生命使劲儿吹打。风不止,痛苦不止。对大部分生命来说,有方向的前进,是生命进行的标志。而对在风中不动的生命来说,疼痛,就是生的意义。

在时代变迁的背景下,逆与顺,本来就是相对的。逆可以变成顺,顺可以被变成逆。而这逆与顺,又有谁来定?军阀,日本侵略者,国民党,还是共产党的人民?总之,不由程蝶衣。看戏的人在变,唱戏的,也应改变吗?戏呢?戏也应改变吗?随谁而变?

程蝶衣

程蝶衣爱戏,因为戏如生命。他不知道,京剧作为艺术的一种,只能在不动荡的年代繁荣起来。而艺术之所以生命力强大,更是因为它的形式可以被演化。当经典保持为经典,变化的那一部分会随着继续生长。变化,在这一刻,是戏之生命延长的方式。

人民的力量真真是大无穷。京剧可以是国粹,也可以是腐朽无救的下三滥。段小楼可以在汉奸头上砸砖头,可以在为日本人唱了戏的程蝶衣脸上吐唾沫,也可以为了程蝶衣与国民党人干架。但他也可以在人民的批斗下揭发程蝶衣的一切罪行。他是铮铮铁骨的男儿啊,被打被罚从无怨言。让他弯下腰的力量,何其大?他也许是软弱的。软过了菊仙,一个自己赎身来嫁给他的妓女。但是他活着,她却死了。

我相信,在二十一年没有与段小楼唱《霸王别姬》的岁月里,程蝶衣不曾再唱过虞姬。而二十一年后,当一切重新映入眼帘,当儿时的记忆被重新揭开,他知道,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去。一切,都已经失去了意义。在这一刻,在这个久别重温最初的幸福的时刻,结束自己的一生,或许是他最好的选择。

他没有疯,只是长醉不醒。

从《搜索》看网络社会中权力的游戏

影片《搜索》探寻了网络时代错综复杂的关系导致的一系列悲剧。网络暴力,人与人的关系在网络和高速信息化的社会中被影响等现象也被提出。而这也是一部剖析这个时代权力关系的电影。

Caught_in_the_Web

谁是最有权力的人?是身家过亿的总裁?是引领舆论的媒体?还是在一个个屏幕之后的双手?从最后的结尾,我们能看出导演和编剧的结论。媒体的力量是强大的,可是作为叶蓝秋事件成为社会舆论头条的幕后推手的陈若兮,是一个依附于媒体力量的个体。她掌握话语权,却同样被金钱和体制力量裹挟。丢了工作意味着被媒体行业除名。跨国公司总裁沈流舒看似是这场游戏最大的赢家。他设计除掉了陈若兮,却被秘书左右,让自己认为叶蓝秋事件对公司前进有恶劣的影响。当他看到网络上叶蓝秋和杨守城被拍的照片,他就以为叶蓝秋骗了自己的钱去和人私奔,由此感叹自己看人看走眼,于是开除了叶蓝秋。最后虽然在媒体面前,借着叶蓝秋之死,让自己和公司的公众形象更好,却到头来要面对一个破碎的家。秘书唐小华和实习生记者杨佳琪同为职场新人,看似没有什么权力。唐小华在设计摧毁陈若兮的过程中起到了牵线搭桥的关键作用。借着总裁的手,彻底除掉了自己一直嫉妒的同事叶蓝秋。杨佳琪一直受到上司陈若兮的培养和欺压,她也被自己小学同学唐小华利用,间接毁掉了陈若兮的事业。当职场的机会来临时,她毅然抓住机会,拿起相机,为总裁沈流舒美化了形象,也同时在自己的记者生涯上大进了一步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从《搜索》看网络社会中权力的游戏”